讓陪產員陪妳一起迎接新生命!

孕婦好康

用LINE傳送
陪產員
讓陪產員陪妳一起迎接新生命!

讓陪產員陪妳一起迎接新生命!

現代的年輕男女籌辦婚事,往往會請「婚禮秘書」幫忙打理大小事,但像生產這樣的大事呢?是否也可有類似「婚禮秘書」的角色,在一旁幫忙、陪伴,共同迎接新生命呢?答案是肯定的,這就是「陪產員」!

 

  籌辦婚事時,如果有「婚禮秘書」幫忙新人打理大小事,可減少小倆口出現意見不合的機會。事實上,面臨生產時,是否也能有如「婚禮秘書」的第三者角色,陪伴產婦與先生,從容面對生產可能會遇到的種種狀況,共同用喜悅的心情迎接新生命。

 

  隨著社會型態的改變,相信對於「陪產員」的需求勢將日益增加!

3f20620da83571fcfcf54b432b275173-189815.jpg

國際化趨勢下的產物

  根據國內引進「陪產員」制度的護理界人士陳嘉琦在「陪產員簡介」一文中,提到「人性化生產已成國際趨勢,其目的在減少生產環境的過度醫療、回歸自然的生產環境,在此發展過程中,陪產員扮演著重要角色,她在取得待產婦及家屬的同意,於生產過程中提供待產婦和家屬持續的心理支持及生理不適的舒緩,不僅提供待產婦溫暖及持續的生產支持,同時也協助待產婦及家屬在分娩前、中及剛分娩後取得資訊,是他們的最佳代言人。」
簡單而言,當產婦生產時,除了丈夫與親人之外,也可在接受特殊訓練的「陪產員」陪伴下,度過既興奮又緊張,卻不慌亂的待產時光!

 

陪產員的功能與資格

  在文中,陳嘉琦解釋了陪產員的功能與資格:
功能:不是取代醫護人員的臨床工作或準爸爸的陪伴,主要是透過一對一持續的陪伴與互動,扮演待產婦與醫護人員間的溝通橋樑並提供平靜客觀持續的生產支持。
資格:不是專業的醫師或助產士,也不是待產婦的家屬,而是接受過特殊訓練(不一定要有相關醫療背景),了解產婦與家屬身心靈之需求,且能提供舒緩技巧。陪產員通常亦為人母,由於歷經生產,較能將心比心地提供待產婦在身心靈的支持,而且也比較了解女性待產生產的過程及感受,故能協助待產婦度過待產生產的痛苦與挑戰。

 

陪產員主要提供5個面向的支持

  1. 生理支持:提供舒服方法、身體姿勢、按摩、呼吸、放鬆及其他非藥物性減輕疼痛的措施,如生產球、聽音樂、冷熱敷等等。
    2. 心理支持:提供鼓勵,再確認以及在生產過程中持續陪伴待產婦女到生產為止。
    3. 資訊支持:提供並協助家庭收集了解分娩過程,以及相關資訊。
    4. 提出代言:強化與醫護人員之溝通並使醫院了解待產婦及家屬對生產之期待。
    5. 夥伴支持:提供待產婦女家人角色模仿、給予家人鼓勵及強化其陪產的信心。

 

依不同案例需求提供不同服務

  實際上,陪產員需要提供的服務到什程度呢?在文中指出,「依照這些待產婦女的需求提供其服務,所以,其角色功能將視當時狀況而定,例如對初產婦及經產婦所提供的協助就不同,而且每位生產婦女的經驗都是相當獨特的。」


  一般而言,會依照產程進展分為:
1. 生產前:至少有一次與孕婦及家屬面對面溝通,彼此建立關係,其後則視情況可陪伴產檢或以電話保持聯絡。

2. 待產、生產時:提供舒適措施及建議,包括呼吸方法、放鬆技巧及身體姿勢改變等,也可以鼓勵準爸爸盡可能舒適的參與各種生產的過程,其中最重要的是提供持續的支持及提升待產婦的信心。

3. 產後:協助產婦及家屬自身及新生兒照護技巧。

 

國內現狀概述

  歐美國家已有陪產員制度,但各國制度不盡相同,有的是醫院主導,有的則是透過國家或專業學會取得證照,可以獨立執業。根據了解,目前國內已有醫療院所提供陪產員的服務,也有產婦自費請私人陪伴生產;根據鍾聿琳教授及陳嘉琦老師的想法,由於陪產員在台灣剛起步,為兼顧陪產員素質及服務品質,宜踏穩腳步,現階段主要以志工型態提供有需要的待產婦,即不會向產婦收取任何費用,有需要者可於產前向醫護人員提出陪產需求申請,畢竟先做出口碑很重要,才能讓更多的人認識「陪產員制度」。

  目前已獲得多家醫院診所醫護人員支持!並將視陪產員服務能量,逐步拓展更多元、更貼心的陪產服務!讓陪產員服務「溫馨、愛的圈圈」能擴及至每個待產家庭!

  致力培訓本土陪產員的陳嘉琦老師,是通過北美陪產員協會「生產陪產員訓練認證」師資在台第一人!她抱持著感恩與關懷婦女的心情,更是歡迎有生產經驗的婦女,加入陪產員服務行列,共同為打造溫馨的生產環境而努力,讓每位歷經生產的婦女都能有一段美好溫馨的回憶!

 

醫師觀點‧因應人性化生產與國際化趨勢‧醫院致力提供貼心服務

  三軍總醫院,可說是國內第一家讓陪產員進駐產房的醫學中心。婦產部染色體中心主任黃貴帥表示,「其實國外推行陪產員制度已經20年了,隨著人類文明發展到一定程度,產婦對於生產的要求日益提高,提供額外專業化的服務有其必要性!只要是對產婦有幫助的,醫院都願意嘗試!」

 

與醫護人員分工明確不衝突

  他指出,相對於助產士的功能與醫療人員有部分重疊,陪產員以陪伴為主的功能就顯得較單純,與醫護人員的分工上也更為明確,並不擔心彼此有所「衝突」。
黃貴帥醫師說,懷孕、生產是女性生理改變極為巨大的時候,從產前、生產到產後,都非常需要「陪伴」,「特別是待產的時候,先生、親人的陪伴固然不可少,如果能再有來自非親人的陪產員,陪著歷經生產過程的種種狀況,提供專業的放鬆技巧,可有效地減緩生產不適,並強化心理的支持力量」。


  甚至在必要時候,成為產婦與醫護人員的溝通管道。黃貴帥醫師指出,生產是24小時隨時會發生的事,但醫院在人力安排上卻是固定的,難免有時出現待產的產婦多,而讓護理人力略為吃緊的狀況,或是突然有情況緊急的孕婦送醫,這時,人力多會放在緊急狀況的處理上,如果能有陪產員陪著產婦,當有臨時狀況發生時,也可及時提醒護理人員,不讓意外發生。他還笑說,「萬一陪進產房的爸爸突然昏倒,還有陪產員陪著媽媽繼續努力」。

 

減少恐懼感與降低剖腹產率

  黃貴帥醫師強調,「生產是自然過程,醫療院所應該主動提供產婦一個安全舒適的生產環境及人性化的服務,除了專業的安全措施外,引進陪產員制度不只是對產婦的一種服務,更是走向國際化的做法」。  

  他說,「隨著多元化社會的發展,相信產婦對陪產員的需求會日益增加,且因應各種不同的需求,陪產員所提供的服務內容也會因人而異,然而,不論陪伴時間的長短,都能提供產婦更多的支持力量,進而減少其焦慮、害怕的心理,也能減少剖腹產的比例」!最後,黃貴帥醫師指出,「讓更多人見證生產過程,是一種生命教育,更是重視寶寶的表現!」

 

護理師觀點‧是產婦的朋友,也是醫療團隊的一員

  三軍總醫院護理部產房副護理長呂美芬,既是醫療工作人員,也參與醫院陪產員的訓練,她表示,「陪產員可以是產婦的朋友,也須融入醫療團隊,但不做任何醫療護理工作以及給予醫療建議」,當產婦的朋友,在心理上給支持鼓勵的力量,在生理上引導她進行減緩不適的做法,在資訊上則強化產婦及家屬與醫療人員的溝通,最重要的是持續性的陪伴,使待產婦身邊隨時都有重要的支持者。

  呂美芬副護理長指出,不是每個人都能充分表達自己的需求,而醫學中心的醫護人員也難免因為照顧其他高危險妊娠之產婦,而疏忽了低危險妊娠婦女的一些關注,多一個中間人觀察產婦需求並代為轉達醫護人員,將使彼此的溝通更有效率。她強調,這需要個案與陪產員互相建立信任關係,彼此才能有信賴感,這可透過增加雙方的見面、會談的機會著手,包括陪產員也要與孕婦一起參與醫院所辦的媽媽教室或產前檢查,增加彼此熟悉感。

  她說,生產品質是可以被創造出的,孕婦可與醫護人員討論、擬訂生產計畫書,事前熟悉產房環境,可於產前認識醫護團隊,並在陪產員全程陪伴下,積極透過各種自然減痛方式減緩生產不適所帶來的不舒服,相信整個生產過程不僅不慌亂,更是充滿溫馨與感動,當產婦在日後想起時,是帶著微笑說起這段美好的記憶!

 

產婦觀點‧一切不適都在掌握之中

  10月11日生下第一胎的張成瑋,因地緣之便選擇三軍總醫院,從醫院舉辦的媽媽教室得知推行陪產員制度,了解在生產時,陪產員可利用各種方式幫忙放鬆、轉移注意力,以減少不適感。雖然那時還無法想像生產當時狀況為何,可是真有狀況的話,老公可能也不知所措吧!她想,有陪產員引導解決狀況,就不用擔心老公到時看著她痛而不知所措。於是,決定向負責訓練的陳嘉琦老師申請陪產員陪產。

  成瑋生產前,在產房副護理長的安排下,與陪產員通過電話並見面,她說,自己挺怕生的,可是卻對初次見面的陪產員感到放心。生產當天,的確因一陣陣的子宮收縮而感到不適,陪產員努力的以各種方法引導她轉移注意力,如按摩、使用生產球、拉梅茲呼吸和散步等,她發現散步的方式最為有用,整個產程讓成瑋覺得「並沒有痛到難以承受」,比起預期的可怕程度差很多,至於老公也在陪產員的引導下,「更有作為的陪著數呼吸」,她覺得「一切的不適感都在可控制範圍內」,連原先計畫要接受減痛分娩也省了。早上十一點多入院待產,下午四點多就生了寶寶,對於生第一胎的她算是很順利!

  成瑋說,由於先前媽媽教室有安排參觀過產房,所以,對於生產環境並不陌生,加上有可信賴的陪產員在旁,「因沒有什麼好怕的,人也就放鬆了,心情放輕鬆,就不覺有那麼痛」;她表示,生產後,由於先生要去辦住院手續,還好陪產員在旁邊陪著,「讓陪伴沒有空窗期」,是她在此次生產經驗中獲得的最大感受!因為感受到美好的生產時光,如果還有下一次的生產機會,成瑋會再選擇陪產員的!

 

陪產員‧讓產婦留下美好生產經驗

  生過兩胎的郭美甄,想起自身的生產經驗,她說,「雖然老公有陪在身邊,卻不知自己能做什麼;而醫院當時也沒有什麼『溫柔生產』的觀念,當產婦覺得痛而唉唉叫時,常還會被醫護人員念……」因此,當她日後從事婦幼相關產業,經常接觸產婦,也了解其對減緩生產不適有需求,一聽聞「溫柔生產」觀念且知道有「陪產員」的訓練時,就很想參與,希望能幫助別的產婦有個美好的生產經驗。

  半年前,美甄開始接受陪產員的訓練,主要是熟悉各種可轉移注意力的做法,如拉梅茲呼吸、按摩、散步等以減緩產婦生產的不適感。10月11日是她第一次上陣,在個案張成瑋生產前一個禮拜,先以電話聯絡,並在產房副護理長的陪伴下見面,雖然是第一次接觸,但彼此感覺投緣而加速信賴關係的建立。
個案生產當天下午一、兩點,美甄在醫院開始了她的陪伴工作,為個案打氣聊天,並試著以各種方法協助個案減緩不適感,她說,個案很勇敢,經常陪著上媽媽教室的先生也認真的陪老婆進行拉梅茲呼吸,「不再只當個被老婆捏到手烏青的老公」,當先生去上廁所時,產婦也還有她的陪伴而不致覺得無助,很快地,個案在下午四點多就以自然產方式產下寶寶。之後,又繼續陪到六、七點才離開。

  雖然個案狀況單純,仍讓第一次上陣的美甄有著大大的成就感,畢竟一場原本可能因充滿疼痛感而使生產成了「惡夢」,卻在一起的努力下逆轉成「美好」的記憶,是多麼難得的經驗,而且結束陪伴後,彼此互道謝謝的感動,讓美甄肯定「陪產員」的價值,即使是不收分文的「志工」性質,也值得她在正職外付出時間參與,而她也希望在善加推廣下,能有更多人投入這份工作,幫助更多即將生產的女性創造美好的生產回憶,有了良好情緒,才能真正讓「助你好孕」更有實質意義!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