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契約要保人之說明義務與保險契約之解除 | 商事 | 金盟國際顧問

商事

用LINE傳送
編號
保險契約要保人之說明義務與保險契約之解除

保險

問:

小君的先生銘書於一零五年二月二十六日以其本人為被保險人,向明光保險公司投保終身壽險,保險金額為新台幣二百萬元,保險期間終身,小君為保險受益人。

銘書於一零五年三月七日因身體不適,經送醫治療,診斷猛爆性肝炎、肝功能衰竭引發心肺衰竭,於同年三月八日死亡,小君則於同年三月十五日向明光保險公司申請給付保險金。

一、若銘書於投保前為B型肝炎帶原者,並曾罹患慢性肝炎併急性發作就醫,

然其於投保時僅向保險公司之招攬人淑珠稱因腹痛就醫,並未告知有曾患肝炎之既往病症,且未於要保書上之據實記載。

明光保險公司得否解除保險契約?

二、若本件要保書係由明光保險公司之招攬人淑珠代為填寫,而銘書已向淑珠據實告知有曾患肝炎等病症,惟淑珠並未將之據實記載於要保書上,此時明光保險公司得否解除保險契約?

三、若明光保險公司於一零五年三月二十日得知銘書未於要保書上據實填載之情事,而一零五年四月十九日下午寄發存證信函給小君告知解除保險契約,

而小君於一零五年四月二十一日收到該存證信函,則保險公司可否主張保險契約已解除而拒絕給付保險金?

解答:

一、保險法第六十四條第一項規定:訂立契約時,要保人對於保險人之書面詢問,應據實說明。

按保險人於決定承保與否之前,須對於承保之危險為正確之估計,並依所估定之危險,以計算承擔費用之對價,即保險費。

為使保險人正確估定保險標的之危險,要保人應本於善意,就訂約有關事項詳加說明,或按要保申請書所詢問各點,就其所知逐一填寫。

所以稱保險契約為最大誠信契約。

故銘書於一零五年二月二十六日以其本人為被保險人,向明光保險公司投保終身壽險時,對於保險公司之要保書上所詢問之病況「肝病」一欄應據實陳述,即在「是」一欄打「ˇ」。

二、保險法第六十四條第二項規定:要保人故意隱匿,或因過失遺漏,或為不實之說明,足以變更或減少保險人對於危險之估計者,保險人得解除契約;其危險之發生後亦同。

但要保人證明危險之發生未基於其說明或未說明之事實時,不在此限。

換言之要保人所故意隱匿,或因過失遺漏,或為不實說明之事項,須區分是否為重要事項。

若保險人知其實情即動搖訂約之決心者,為重要事項,即條文中所指「足以變更或減少保險人對於危險之估計之情事」,在終身壽險無論要保人是否死亡,保險人均得據以解除契約。

若保險人知其實情亦不致拒絕訂約者,為非重要事項,縱有所隱匿,或因過失遺漏,或為不實說明,均無保險法第六十四條第二項之適用。

本件要保人銘書於投保終身壽險時,對於保險公司之要保書上所詢問之病況「肝病」一欄未遂實陳述,致保險公司無法正確評估是否承保,

且被保險人之死因與未告知事項有因果關係,銘書已違反保險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之說明義務,故保險公司縱在銘書去世後(危險發生後)仍得據以解除保險契約。

保險

回上頁